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妖者為王在線閱讀 -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不可能的任務!

第七百二十四章 不可能的任務!

        十余天后。

        第九世界。

        蕭浪等人在天際間遨游,看似自在,實則無時無刻不在觀察這方世界。

        一片金色的天地。

        這就是金巽族老祖曾統治的一個時代,金九也是從典籍中尋找到的,關于這些埋藏在歷史和歲月之下的東西,他的情報似乎相當詳盡。

        他們進入這方天地,當然是想借此探查到金巽族老祖的痕跡。

        蕭浪是為了尋找到針對她的辦法。

        戒元大師等人一是因為無事可做,暫且不想離開,但去其他的世界歷練,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再加上同樣對千魂族這個存在于永恒大陸的古族相當好奇,所以,他們也跟來了。

        但結果——一無所獲!蕭浪的臉色相當凝重。

        足足十幾天過去了,可是,別說關于金巽族老祖的存在了,連半點蛛絲馬跡他們都沒有找到!這并不讓人感到意外。

        因為金九雖然知道,在那個時代,金巽族老祖是最強大的存在,傲視了整個時代,可是根據歷史記載,他并沒有真正統治這方世界在茫茫天地中,尋找一個人存在的痕跡,哪怕這個人曾是這個時代最為強大的武者,這也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

        或者說,更加的不容易!此時的他們,任何一個人,恐怕都無法和鼎盛時的金巽族老祖媲美。

        更別說除了知道金巽族老祖曾是這個時代的最強者之外,其他的他們什么都不知道了。

        原主凝化的這方世界,雖然存留下來了許多那個時代的東西,但是,缺失更多。

        失望。

        十幾天的搜尋,卻一無所獲,一次次的失望之下,幾乎已經變成了一種習慣。

        蕭浪的心里很清楚。

        這十幾天,他們已經把整個世界都逛了一遍,有些地方甚至都不止一遍,仍然沒有查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接下來哪怕給他們更多的時間,他們恐怕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之所以還在堅持,只是內心的不甘在作祟。

        又是新的一天。

        而這時,正當蕭浪拖著心神上的疲憊繼續尋找之時,突然——轟隆隆!一道沉悶的轟鳴從頭頂虛空傳來,一開始的時候,只是一聲而已,并不響亮,但是緊接著,雷鳴綿延不絕,更有一種迷蒙古樸的氣息彌漫而來,籠罩天地。

        蕭浪等人現在是懸浮在高空之上,更能夠清晰看到,當這股氣息彌漫而至,整個天地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靜!寂寥!就像是一雙無形的大手從大地上輕輕拂過,所經之處,萬物陷入沉寂!如若冰封!要知道,一開始的時候,當他們進入這片天地時,周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若不是這世界本身的氣息和離火大世界不一樣,他們甚至會以為,他們還在外面的世界。

        沒有什么不同。

        可是現在。

        這片天地就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封禁了起來一樣。

        包括山川河流,包括花草樹木。

        尤其是后者,它們明明還展現在自己等人面前,生靈活現,可是從它們的身上,哪怕是掌握生命天道之力的蕭浪,也無法感知到半點生命的氣息。

        它們,死了?

        不。

        只是被這股力量給封禁了!眾人大驚的同時,不由想起,當他們剛進入這片天地時,似乎也看到過這一幕,那時候,原主還沒有激活這些世界,他們似乎也是這個樣子的。

        “回溯本源?”

        通古天地,又回到他們剛來的那個時候了!到底是因為什么,才發生了這樣的變化?

        這個問題幾乎剛在眾人的心頭浮起,便已經有了答案——原主!能掌控整個通古天地的,定然只有原主……不。

        也許還有一個——孫無極!“師尊,已經接受了原主的所有傳承?”

        蕭浪已經死寂了十數天的雙眸,深處驟然閃過一道精芒,這一刻,他似乎心有所感,突然望向天空。

        蕭浪,發現了什么?

        而這個時候,似乎也體現出了他們每個人神魂力量的差異。

        蕭浪是第一個抬起頭的,緊接著,下一個竟然不是天玄主,而是……金九!第三個才輪到了天玄主。

        三者之間的動作雖然差距極小,可戒元大師等人還是能看出來的。

        至于他們……他們什么都沒有感應到,只看到身前虛空驀地一閃,兩道身影出現在身前。

        孫無極!原主!他們回來了!從表面看去,孫無極和原主兩人的神色都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當看到蕭浪等人的時候,孫無極的臉上明顯露出喜悅之色。

        “徒兒。”

        蕭浪拱手行禮:“恭喜師傅。”

        其他人感覺不到,但是他能感覺到,孫無極和之前的確有不同。

        倒不是因為缺少了什么,而是他現在整個人的氣質,和原主很相似!蕭浪敏銳感覺到,現在孫無極站在這片虛空中,就仿佛和這番天地融為了一體,反倒是原主,和這方世界的關系突然變弱了,近乎為零。

        “恭喜師傅得到這方世界的傳承。”

        蕭浪再添一句,立刻引得周圍眾人驚訝連連。

        孫無極,已經得到整個通古天地了?

        這豈不是意味著,他已經成為世界之主層次的存在了?

        眾人都知道,不朽境和天道尊者之上,就是創世境,但是一般而言,他們還是習慣性的把它稱之為世界之主,這樣更為直接,也更準確。

        孫無極笑著,很是開心,擺手搖頭道:“哪有,還差得遠呢。”

        “原主前輩只是幫我煉化了這片天地的世界之心,要想徹底煉化和掌控,還不知道多長時間呢。”

        原主……前輩?

        蕭浪等人驚訝于孫無極對原主的稱呼。

        不是師傅?

        而原主似乎對這個稱呼并無不滿,點頭道:“不錯,你的確需要些時間,才能徹底掌握這方天地,不過,也只是時間問題了。”

        “接下來,我倒是沒有什么能幫你的了,只能依靠自己的努力了。”

        “希望,你能快些努力,早些進入永恒大陸。

        記住,一旦抵達永恒大陸,務必在第一時間去尋找我的本尊。

        他,還是很好尋找的,稱號為滅,一問就知。”

        滅!好霸氣的名字!蕭浪等人聞言一驚,對原主的了解卻更深了。

        太守規矩了!他知道自己是一縷殘念,根本沒有資格成為孫無極的師尊,并且更清楚的知道,此事一旦結束,他就要化為灰飛了。

        哪怕在尋常人的眼里,分身和本尊的差距不大,都代表著同一個人,但顯然在原主看來,并非如此。

        “看來師尊得到的這傳承,看上去也不像蘊藏大麻煩的樣子。”

        蕭浪眼底明滅閃爍不定,自我思付,看著孫無極和原主正要告別,這也意味著,他們也要離開這方天地了。

        而正在這時,突然,一道靈光驟然在他的腦海中閃過。

        “等等!”

        “原主前輩,晚輩有一事詳詢,還望前輩不吝賜教!”

        蕭浪突然想到這幾天一直在困擾他的那個問題了。

        原主突然被打斷,眉頭微皺,孫無極對此時蕭浪站出來也相當驚訝,但很快反應過來,插手道:“原主前輩,這是我徒兒蕭浪,他……”哪知,還未等他把話說完,只見原主輕輕一揮手,道:“他是個天才,我知道。”

        “別說是在下界了,就是在永恒大陸的歷史上,能在短短一天內同時領會三大天道意志,歷史上也近乎沒有,當可算得上妖孽了。”

        “只是,他的問題……”原主眉頭皺的更深了。

        蕭浪聞言大驚。

        原主,竟然知道他想問什么?

        但下一刻,蕭浪就恢復了心頭的震動。

        很正常。

        既然原主可以掌控整個通古天地,那么這些天來,他和天玄主等人的交流他若知道,那也不是什么難事。

        蕭浪眼底充滿期待,望向原主。

        聽到后者的自語傳來:“千魂族的天賦神通,從本源來說,也算是一種神通,只不過,因為千魂族那個老怪物的緣故,已經臨近規則之列,哪怕是他留下來的血脈,也是法則層次。”

        規則層次?

        法則層次?

        千魂族……老怪物?

        蕭浪聞言,眼瞳驀地睜大。

        九幽蝠不是說,千魂族的強大,主要在于他們家族的傳承圣器么?

        老怪物?

        那是什么鬼?

        難道說——蕭浪的心頭驟然浮起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還未等他思索,鎮天棺內,已經傳來九幽蝠的驚呼:“通古怪物!千魂族,竟然還有一尊通古境的怪物存在?”

        咯噔!蕭浪聞言,心頭猛地一震,望向原主的眼神也更為焦急。

        千魂族,還有一尊通古境層次的超級大能存在,這到底意味著什么?

        終于。

        原主開口,蕭浪也終于等到了答案—“如果你想要最簡單,也是最徹底的辦法,毫無疑問,斬殺千魂族老祖,是最為直接的。

        因為整個千魂族的生死,都和他息息相關,他一旦死了,殘留在你那位朋友身上的殘念自然也就消失了。”

        什么?

        擊殺,千魂族老祖?

        一個真正的通古境強者?

        并且……還是一個擁有通古圣器的通古境強者?

        開什么國際玩笑!這樣的任務,怎么可能能夠完成?

        蕭浪萬萬沒想到,原主竟然會給自己出這么一個主意。

        這都已經不是難不難的問題了,是根本不可能完成好么!咕咚!蕭浪咽了一口唾沫,嘴巴干澀,愣愣的看著原主,許久才把這個主意拋出腦后:“難道,就沒有其他別的辦法了?”

        這一刻,蕭浪真的快絕望了。

        主要還是因為原主這一開口實在是太嚇人了,直接給了他一個這輩子興許都無法完成的難題。

        一般來說,解決辦法不都是從簡單到容易么?

        這,難道就是最簡單的?

        想到這里,蕭浪不免心生忐忑。

        而就在他內心的祈禱下,終于看到,原主緩緩點頭:“有。”

        “的確還有幾種辦法,可是這些辦法,你的那位朋友,都有身死的可能,并且,概率絕對不小。”

        身死的可能!概率不小!蕭浪聞言,精神驀地一震,臉色也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

        希望。

        還是噩耗?

        ……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