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明鹿鼎記在線閱讀 - 【0786 李精白坐不住了】

【0786 李精白坐不住了】

        東營水師大營的一幫水師將領和陸軍將領們急的抓耳撓腮議論紛紛。

        韋寶一方面給出了甜棗,答應撫恤,答應收編一部分人,一方面又給出了刀子,說今天晚上無論如何要總攻的。

        這幫人相信韋寶說的話,因為連著三天,海防總督衙門的兵馬天天夜里來進攻一陣。

        而且打的很兇,每一回都讓他們至少死上千人。

        最可怕的還是海防總督衙門的手炮實在嚇人。

        他們不知道這叫手榴彈,都叫這種能扔過來爆炸的炮彈叫手炮。

        他們估摸著海防總督衙門的兵馬有上萬人,如果上萬人同時進攻,肯定是抵擋不住的,即便能殺開一條血路逃生,這些糧食肯定也得全部燒掉。

        “燒了糧食,突圍吧,咱們一起去濟南!”一名陸軍參將道。

        “糊涂,糧食都燒了,咱們這幫人一個都活不了,去了濟南又怎么樣?打得過韋寶的兵馬嗎?你真當咱們還有后援,有補給嗎?”一名資格最老的水師副將嘆口氣道:“罷了,與其困獸猶斗,不如信任韋寶!”

        這些人其實都是沒啥斗志的,這要是對面是建奴的大軍,早都投降了,只是碰到的是‘自己人’,認為再狠也有個限度,才這么磨磨蹭蹭的。

        韋寶也是死馬當活馬醫,對于勸降這些山東軍毫無把握,姑且一試而已。

        又過了半個多時辰,韋寶已經快沒有耐心了,對著話筒大聲道:“再給你們最后一炷香功夫,這一炷香燒盡了,你們再不出來,我將把你們全部視為叛亂!你們,還有你們的九族,全都是叛亂,為大明所不容!我告訴你們,即便我在官場上混不開,但我這道奏本遞上去,你們造反者的身份將永世不會更改,你們的九族都得滅頂!”

        “韋大人,我們不抵抗了!”最開始支持投降韋寶的那名水師副將率先解下了腰間的佩刀,扔到地上,大踏步的走出營門。

        這個副將有些號召力,他的親兵幾百人立刻有樣學樣,都扔掉了手中武器走出來。

        其他一些水師的參將也都跟著學樣。

        不到幾分鐘,山東軍的水師全部投降了韋寶。

        幫東營水師大營協防的陸軍一看水師都投降了,也就不再堅持了。

        沒有用一炷香功夫,半柱香都不到,東營水師大營營門外,還有附近的幾處臨時營寨的人都出來了。

        韋寶見狀大喜,對林文彪笑道:“還說我們一萬人打不了他們十萬人嗎?根本不用打,自己不是就投降了嗎?”

        “譚瘋子不該打那么狠的,也許不打他們東營大營那一場,咱們也不會死幾百人了,還少了幾千山東軍。”林文彪道。

        “譚瘋子也沒有做錯,不是一上來就展示了我們的軍威,他們也不會走到這一步,立刻通知侯三派人去接管東營水師大營,所有附近的山東軍就地聚集整編,留下一萬人,其他人全部分發糧餉和土地,就地遣散安置。”韋寶對林文彪道:“注意,讓侯三部隊的各級教導員負責這些安置工作,注意態度,一定不能鬧出亂子。”

        “不把他們運到遼南去做苦工嗎?我覺得譚瘋子之前把人都運到遼南去挺好的,一勞永逸。”林文彪諫言道。

        “世上沒有那么多便宜的事兒,運到遼南也要別人心甘情愿,運到遼南的人,也同樣需要安置!東營水師大營附近至少有四萬多大軍,全部運到遼南去,這些人會怎么想?如果他們覺得受了委屈,一下子過去這么多人,又都是行伍出身,不是給遼南當地警備司令部找麻煩嗎?然后把人送到遼南,遼南當地的駐軍再把這些人殺了?這不是脫了褲子放屁。”韋寶沒好氣道:“虧你還跟我在一起這么久了,告訴負責安置工作的教導員,要是有人愿意去遼南也可以安排,不過,我估計這樣的人不會多。”

        “是啊,人離鄉賤,不是萬不得已,沒有人愿意離開家鄉。總裁我去了。”林文彪向韋總裁行了一個軍禮,親自去安排。

        這些事情,林文彪其實可以對手下人說清楚,讓手下人去辦的,但他知道事關重大,所以要親自安排。

        接下來的三天,韋總裁都親自待在東營水師大營,親眼看著安置工作落實。

        并且,韋總裁也親自與所有被控制住了的山東軍參將以上將領見面聊天。

        “我沒有騙你們吧?說了妥善安置就一定會妥善安置,其實啊,你們當中一大部分人手里是不缺銀子的,就是吃朝廷的空額吃慣了,舍不得扔掉這份不用付出勞動也可以大賺特賺的差事。”韋寶笑道:“你們要是真心喜歡帶兵打仗,真心能接受我寶軍的章程,覺得自己有帶兵方面的才能,我都會熱烈歡迎你們留下來!但是我寶軍當兵是真正的當兵,訓練,征戰,都有嚴格的制度,這些,你們可都要想好了。否則,我更鼓勵你們到地方上去,做一些買賣,幾個人湊在一起辦個作坊,甚至可以辦個小廠子。未來山東這一帶就要搞活了,等海運開展起來。河間府、滄州府,山東和登萊,將會成為大明北方最繁華的地方!”

        近百名山東軍將領見韋寶雖然只有十五歲,年紀輕的不像話,但是談吐儒雅,文質彬彬,實在無法將韋寶與殺人魔王聯系在一起。

        而且韋大人的氣度寬宏大量,氣質謙和,真的很像有道之人。

        雖然韋寶此時仍然只是正四品的官位,在場的不是三品副將就是四品參將,再次也是各營的營官。

        還有衛所。

        最差也是千戶百戶那些。

        衛指揮使司包括指揮使一人正三品,指揮同知二人從三品,指揮僉事四人正四品,鎮撫二人從五品。經歷一人從七品,知事一人正八品,吏目一人從九品。

        還有管官倉的倉大使和副使那些,都是不入流的。

        所有正千戶一人正五品,副千戶二人從五品,鎮撫二人從六品,百戶十人正六品。

        地方上的衛所千戶百戶與錦衣衛的千戶百戶是沒法比的。

        既然控制了山東軍,韋寶暫時留給這些世襲兵將的位置是一萬人,而他得到的朝廷的額度是五萬陸軍,一萬水師!

        也就是說,部分水師和絕大部分的陸軍,韋寶會讓人從遼南警備司令部重新選人過來,絕大部分世襲兵將是要轉業的,除非是有特殊的軍事才能,特別想留在軍中效力。

        眾人很佩服韋寶的同時,都在心里暗想,你才是想造反的人吧?

        他們聽韋寶的意思,以往的衛所,以后都將取消,韋寶控制的海防總督衙門所下轄的陸軍和水師,都將作為野戰部隊的形式存在,專管駐防、打仗、訓練,或者做一些幫助地方建設的工程,將完全脫離農業生產。

        而且這支軍隊會重新用寶軍的方式整編,這樣的軍隊完全可以看成是韋寶個人的私家軍隊。

        不過,這些人現在看出了韋寶的意圖,就更不敢鬧什么幺蛾子了,上朝廷去集體告韋寶的狀,那是更加不敢的,畢竟他們以后還要在這一片生活,除非不想回家鄉了差不多。

        他們自己會掂量著辦,大概已經弄明白在韋寶的軍隊中是啥回事了,估計得拼了老命,還得完全效忠于韋寶才待的下去。

        水師將領因為普遍有點技術,差不多有一半的人表達了留下來的意愿,剩下一半人要么是想回家做點買賣,要么想弄條船,以后做一些海運方面的生意。

        陸軍則只有少量將領想留下來,大部分人知道很難達到寶軍的要求,干脆決定回鄉當個小地主快活。

        原來以為很復雜的整編,不到十日就被韋寶搞定了。

        現在山東境內只剩下濟南一處重鎮。

        濟南城里面還有兩萬多兵馬,這些人并不是劉養噩的嫡系人馬,都是他在得知東營大營被韋寶攻占了之后,迅速將散步在山東和登萊各處的衛所軍緊急召集到了濟南城中,用來保命用的。

        東營大營和東營水師大營的兵馬有一部分是劉養噩的嫡系,可惜,現在已經盡歸韋寶所有。

        “你在這里守著濟南城!濟南城在咱們手里,咱們就還有與韋寶談判的砝碼,我現在進京去求見九千歲!”李精白對劉養噩道。

        劉養噩一臉陰沉,已經沒有了主意,他做夢也想不到韋寶的人馬那么厲害,幾日功夫就把東營大營和東營水師大營都攻下來了,更想不到自己的嫡系人馬幾萬人,會連人帶糧食都投靠了他韋寶!現在全完了,還說什么籌碼,守著濟南城有什么用?

        “巡撫大人,不如與韋寶議和吧、韋寶可是拿著朝廷的圣旨來的,而且咱們的人已經與他的人馬交過手,雙方根本不是一個個兒,沒法打的。”右布政使王從義道。

        “王從義,你是什么意思?你想投靠韋寶,想保住你的右布政使的位置是不是?”李精白聞言怒了:“告訴你,韋寶對河間府、滄州府、山東和登萊各處的改制是從上到下,毫無遺漏的,以后不但沒有世襲兵馬,沒有朝廷的軍費,各地的稅銀也輪不到各級衙門收取,所有大權都到了他韋寶一個人的手里,讓大家都去喝西北風去?天底下的銀子都給他韋寶一個人賺去了,天底下有很好的事情嗎?你跑到韋寶那邊,韋寶一準把你給擼了,讓你回家種地去。”

        “李大人息怒,回家種地也沒有什么不好的,眼見著韋寶勢大,咱們非要雞蛋碰石頭不可嗎?”王從義嘆口氣道。

        “爹,您放心上京吧,這兒有我和弟弟看著。”李精白的兒子李麟蓀道。

        李鶴蓀也道:“爹,哥說的不錯,眼下只有九千歲說話能管用,看樣子,韋寶仗著陛下寵信,的確驕狂不可一世!”

        王從義輕聲對劉養噩道:“劉將軍,現在你手里已經沒有多少人,光憑兩萬兵馬和濟南一座空城,怎么對抗韋寶?韋寶現在正在東營大營整頓,我估摸著,三五日內就會來濟南,到時候再想找韋寶談,可就被動了。”

        劉養噩腦子亂的很,不耐煩的點點頭,并沒有回應王從義。

        王從義嘆口氣,索性完全不吭聲了。

        李精白與布政使司一幫大員商議一陣,更加不放心,他擔心自己前腳一走,后腳這些人就把城池和兵馬拱手送給了韋寶,到時候,他在山東就徹底沒有位置了。

        這一切,后堂的李精白的女兒李靜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爹,您今日就要去京城嗎?”李靜等父親一到后堂便問道。

        “嗯,今日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我得要九千歲明確的話!若是九千歲也是支持韋寶的,那就只能這樣了,倘若九千歲并不支持韋寶,一切都還有轉機。”李精白對李靜道。

        明朝以前沒有“山東省”這個概念。

        “山東”這個詞最早作為行政區劃概念,是從金代開始的,當時的“山東東路”、“山東西路”兩個行政區劃和在一起,與目前的山東省管轄范圍大致相近,兩者相互獨立并不是一個整體,青州所在的位置在山東東路,并不是山東東路和山東西路的行政中心。

        到了元代,現在的山東區域與現在的河北、山西、北京、天津等地同屬“中書省”管理,本身不是一個省,青州自然也不是山東省的中心!

        直到明朝,設立山東布政使司,其管轄范圍和管理體制才有了山東省的雛形,那時起省會就是濟南,不是青州。

        歷史上的青州城,是“齊地”的中心,但不是“齊魯”的中心。

        山東統稱叫做“齊魯大地”,但齊和魯在歷史上并不是一個整體。

        山東大體上可以以泰山為界,泰山以北以東是齊地、泰山以南以西是魯地,兩者歷史上歸屬不同的行政區管轄,即使是在上古的“古九州”劃分中,齊地所在的“青州”,與魯地所在的“兗州”,也不在同一個區域,就算現在的青州市是齊地“青州(古九州)”的中心,也不是魯地“兗州”的中心。

        不要把青州(古九州、相當于省)、青州府(相當于地級市)、青州市或益都縣(就是一個縣)這個概念搞混了。

        “青州”這個詞,在歷史上不同的歷史時期,有些不同的含義,不能簡單的把歷史上的古九州“青州”、青州府混為一談!

        明代山東建省以后,為什么把省會設立在濟南?而不是青州府益都縣?

        這是因為明朝設立的山東省包括泰山南北的齊、魯兩地,濟南的位置恰好能兼顧對兩地的管理;同時,濟南靠近黃河與京杭大運河交匯處,對處理好“治河”、“漕運”這歷代王朝必須面對的兩大課題有利。

        因此李精白覺得只要守住了濟南城,一切都還有可能。

        “爹,要不然我去找一找韋寶吧?”李靜忽然道。

        “你去找韋寶?干什么?”李精白不解的看著女兒。

        李靜粉臉一紅,“首先,我去探一探韋寶的意圖,看看爹是不是有投靠韋寶的可能。其次,我親自去找韋寶,也能遲緩韋寶帶兵來濟南的時間,我是您的女兒,我親自去了,韋寶總不會太有敵意吧?我只是個女的,又不帶兵去。”

        李精白明白女兒的意思,不由沉吟不語。

        李精白是有一定能力的人,于萬歷四十一年中進士,初任夏津縣令,上任伊始訪諸里老,知道黃河故道百姓很苦,沙地不收莊稼,課稅一點不少,他果斷赦沙地稅,計270兩每年。立《除豁沙田》碑,百姓感激涕零。

        后來李精白升任山東巡撫,在原本的歷史中,李精白是沒有韋寶這一出戲的,后面仕途也算順遂,因為他是魏忠賢的人,過了今年就會升任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太子少傅、兵部尚書。

        到了崇禎元年三月,李精白因曾為魏忠賢建生祠,焚香祝詞“堯天巍巍蕩,帝德難名”,而被東林黨人彈劾,“交結近侍,又次等論,徒三年,輸贖為民”。

        等崇禎上臺之后,李精白被罷官當囚徒,過幾年打為老百姓,然后就死了。

        下場不是很好的人。

        “爹,怎么樣啊?”李靜問道。

        “辦法倒是一個辦法,但你是女子,又已經與劉養噩定了親,你這時候跑去找韋寶,還要不要名節了?我若想向韋寶屈服,這趟又何必去京城找九千歲?”李精白道:“你就待在濟南城里等爹回來吧!不管九千歲是什么意思,應該都會保我的。”

        李靜點頭道:“依爹爹的意思辦。”

        李靜也明白自己一個女人去找韋寶意味著什么,雖然能向韋寶示好,但自己的名節也完了,也會讓人覺得她爹太過趨炎附勢,誰強就投靠誰。

        但是依著李靜現在的判斷,韋寶的確是很強大的,可沒有幾個人有實力在山東搞出這么多大的動靜,而且幾萬山東軍,在韋寶手里說垮就垮了。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