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一世劍仙在線閱讀 - 第三十三章 看不見氣海(下)

第三十三章 看不見氣海(下)

        他并非不知道千海境是什么地方,對于修行者意味著什么,他在意的只是寧浩然所說得見氣海真容的事情。

        若沒有昨晚的事情,他或許同樣很激動,但在明知根本看不見氣海的情況下,卻以此作為離宮最后一項考核,李夢舟又哪里能夠開心的起來。

        在寧浩然話音剛落時,他的身子便猛然一震,驀然間從心底生出了一股惶恐,身子竟然微微顫動起來。

        他的臉色剎那間慘白。

        這一句話幾乎把他從九重天打落九幽地獄。

        “該來的,總會來啊,看來運氣太好并非是什么幸事。只聽說倒霉到頭便會有好運,沒想到運氣到了頭也會倒大霉。”

        李夢舟有些無奈以及無言的苦澀。

        沒有人注意到李夢舟微妙的神情變化,全部沉浸在千海境開啟這件事情上,唯有時刻關注李夢舟的南笙似乎發現了一些不對勁。

        但她也不能猜透李夢舟的想法,倒也并未在意。

        寧浩然并未多說什么,顯然也不想在此浪費更多時間,默默拔出佩劍,隨意朝著一個方向輕點,毫無征兆的,廣場前狂風肆虐,天空烏云密布,一道光柱穿透云霧驟然降臨,好似天照洗禮時的景觀,一道光門憑空出現。

        光門里彌漫著白霧,差不多直徑三米大小,一股股莫名的氣機外溢,令人精神為之一震。

        寧浩然看著考生們火熱的目光,沉聲說道:“這便是千海境暫時打開的入口,時間為一炷香,一炷香內必須出來,否則后果自負。”

        千海境作為姜國氣運圣地,當然不是隨便就能打開的,更不可能因為離宮劍院招生這種事情就打開千海境,所以外人不知的是,此千海境入口并非真正的千海境,只是連接到了千海境,能夠暫時讓進入里面的人身臨其境,接觸到天地氣運。

        一炷香的時間已是極限,時間一到就會自動關閉,若被困在里面,就必須等到每年一度千海境開啟的日子才能出來,當然,這只是一種說法,千海境里雖然充斥著機遇,但危險也是并存的,區區遠游境界都未入的人,莫說在里面待上半年,恐怕超出一炷香便有性命之憂,所以一炷香內出不來,便是必死無疑了。

        按照寧浩然的囑咐,二十位考生陸續進入千海境,光門也隨之關閉。

        江子畫此時也來到了廣場,先是朝著寧浩然見禮,然后小心翼翼的瞟了陸九歌一眼,方才說道:“四師兄,以往考核時,從未開啟過千海境,今年怎么變了?陛下居然也同意了?”

        寧浩然微微笑道:“這是老師與陛下商議的,我又怎會知曉。”

        南笙有些忿忿的說道:“這倒是便宜了這些人,指不定有哪些能入離宮,就算那些被淘汰掉的人也能借著千海境入了天照,若是再拜入其他修行山門,離宮豈非是給旁人做了嫁衣?”

        陸九歌做思忖狀,好奇的看了寧浩然一眼,說道:“既然是院長的決定,想來必有深意。”

        寧浩然笑了笑,柔聲說道:“師妹所言極是,老師的決定自然不是我等任意揣度的,況且那些我們離宮不要的人,就算是借著千海境入了天照,甚至是入了遠游,又能如何?其他修行山門也不過是撿我們離宮剩下的。”

        陸九歌抿嘴一笑,倒是也被寧浩然的氣度折服。

        說來也是,離宮不要的人,又能起到多大風浪,劍院只招收最有資質的天才,余下的人就算拜入其他山門,也成不了中流砥柱,實在沒必要去在意。

        江子畫就更加不在意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了,他只是心里隱隱有些擔憂,也沒有顧慮場合,朝著寧浩然說道:“四師兄,你明知李夢舟看不見氣海,如此做,豈非更像是在針對他,那他就注定不可能考入離宮了。”

        “看不見氣海?”

        陸九歌和南笙皆是一怔。

        江子畫自知失言,但想來這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反正李夢舟若是不能得見氣海,很快這件事情也會被所有人知道。

        寧浩然蹙緊了眉頭,說道:“所有修行山門的入門測試,都是先要測試這個人是否有成為修行者的可能。至于見識和眼光,那是能夠通過測試,入門之后才會被看重的潛質。雖然李夢舟前面確實表現很好,但若不能看見氣海,入不了遠游境界,離宮自然也不會要的,這沒有什么針對一說,只是現實如此罷了。”

        江子畫也知道自己沒有能力去改變,雖然有些對李夢舟感到可惜,但想著若是李夢舟進不來劍院,那他偷看陸九歌洗澡未遂的事情,豈不是沒有人會知道了?

        這樣一想貌似也不錯。

        如此,他偷偷的瞄了陸九歌一眼,俊臉竟是忍不住紅潤了起來。

        寧浩然頗有些怪異的看著江子畫,自然想象不到他此刻心里的念頭,否則必然要大發雷霆了。

        南笙倒是沒有繼續直言嘲諷李夢舟,主要是李夢舟也不在場,嘲諷起來沒什么意思,只是朝著陸九歌小聲嘀咕道:“師姐,這李夢舟昨日入觀想再入天照,本來還以為考入離宮板上釘釘,現在看來,道天果然還是有眼的,又怎會給那無恥之人機會。”

        對于南笙看李夢舟不順眼的事情,陸九歌昨天夜里倒是出于好奇詢問過一番,也知曉兩人之間那根本無關緊要的牽扯,但畢竟南笙是她的師妹,陸九歌自然也沒有理由去幫著李夢舟。

        她只是敷衍式的點點頭,便看向寧浩然說道:“寧四師兄,一炷香時間很快就過,不知道結果該怎么判定,是看誰先走出千海境么?”

        寧浩然笑道:“先出來的人自然悟性更好一些,但這也不是絕對,其實老師早有安排,之所以還有千海境測試,也不過是出于某些原因罷了。”

        陸九歌不甚理解,如果離宮院長薛忘憂已經認定了某些測試通過的人,那又何必讓所有人再入千海境,這不是平白幫著那些人破境么?

        或許這便是大修士的思想吧,像她這種小修士是很難理解的。

        寧浩然明顯也不打算解釋,只是微微閉著眼睛,耐心等待著。

        那事先準備好的紅香擺在石階上,此刻也已經燃盡過半。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寧浩然突然睜開了眼睛,手中未歸鞘的劍猛地一輝,那千海境的入口便再度浮現。

        隨后,一道身影自光門中走出。

        這是一位少年,懶散的眼神隨意瞥了瞥寧浩然等人,微微拱手算是打了個招呼,便慢吞吞的找了個地方閉目養神。

        寧浩然對于少年的無禮倒是并不介意,只是笑道:“這何家的小子確實不錯,雖然性格方面有些問題,但畢竟年紀小,還能改正,第一個走出千海境,其悟性倒是堪稱這些考生之最。”

        江子畫也是好奇的打量著何崢嶸,默默撓了撓臉頰,并未言語。

        陸九歌則是淡淡一笑,輕柔的說道:“何崢嶸在今年秋末入了天照,就算不入千海境,晉入遠游也只是時間問題,如今倒是讓他提前入了遠游境界,好好磨練一番,相信日后成就也不會低。”

        寧浩然說道:“何崢嶸身上有著劍修的隨意和隨性,雖未凝結劍心,算不上劍道妖孽,卻也已聚成劍勢,也算不可多得吧。”

        劍修自遠游境開始便要蘊養本命飛劍,那是劍修最強大的根本,而劍修天賦與心境也分為:劍法入微,聚劍成勢;劍意小成,異象具現;劍心凝聚,劍心蘊道;無我無劍,無劍無道,無我無道。

        天生劍心者,在入修行之路時,就已經處在劍心蘊道的層面,所以于劍修而言,此一類人當為最巔峰的資質。許多劍修窮極一生也很難達到這個層面,無我無道便是劍仙級別的境界,天生劍心者在拿起劍的那一刻,就已經只在劍仙之下。

        天生劍心者便已經奠定了他強大的劍仙之路,成就劍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但這并不意味著天生劍心者從一開始便是僅次于最強的,他只是會在前期的修行進度很快,是其余普通劍修所不能比的。

        天生劍心者依舊需要成長,對于劍修山門而言,遇到這樣的妖孽人物,自然要傾盡全宗之力來保護,但也會有修行山門忌憚,從而想要將之扼殺在搖籃里。

        所以存在于世間的天生劍心者,在未入四境巔峰前,基本上不會走出山門,而且這樣的人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是真正意義上的百年難遇的劍道奇才。

        在如今這個世間有過傳聞的天生劍心者也就是那唯一的劍仙和七年前才拜入這位劍仙門下的那個小姑娘了。

        就算是離宮大師兄歐陽勝雪也并非這一類人,至于薛忘憂是不是,寧浩然便不是很清楚了。

        隨著何崢嶸第一個走出千海境,千海境入口便也逐漸熱鬧起來。

        第二個走出來的人是沈霽月,她很是恭敬的朝著寧浩然等人見禮。

        寧浩然包括陸九歌都是朝她微微頷首。

        沈霽月看向一邊的何崢嶸,走過去說道:“沒想到你是第一個出來的,想來何家也要因你而繁盛起來了。”

        何崢嶸翻了翻眼睛,低聲嘟囔道:“無聊的事情而已,何家怎么樣跟我沒太大關系。”

        沈霽月也沒有說什么,對于何崢嶸的背景她也有些了解,何崢嶸雖然被何家給予厚望,專門把他送來離宮,但實際上何崢嶸小時候在何家并不受待見,因為他母親的身世很不好,任何時候都要講究名當戶對的,區區賤民,奴隸的身份,就算生下孩子,也不過是孽種罷了。

        但堂堂名門望族的何家如今卻也淪落到低聲下氣求助何崢嶸這個被他們看不起的小人物了。

        沈霽月望著那云霧繚繞的光門,突然說道:“你覺得李夢舟會在第幾個出來?”

        何崢嶸微微怔了一下,說道:“他總歸比鄭潛那種廢物強吧,否則也不夠資格成為我的對手了。”

        沈霽月意外的看著何崢嶸,笑道:“看來昨天夜里你與他交手后,對他的印象倒是不壞,只是不知道他被你盯上是好事還是壞事了。”

        何崢嶸冷哼了一聲。

        話音落下后不久,光門便又有了動靜,意外而又在情理之中的是,走出來的人是鄭潛和周洛。

        一炷香的時間很快就要燃盡,辛明也與另外兩個人一起走了出來,緊跟著越來越多的人從光門里走出。

        原本還很是淡定的何崢嶸便有些怪異表現了,不時的看向光門。

        沈霽月也是秀眉緊鎖,說道:“李夢舟怎么還沒出來,時間已經快沒了。”

        何崢嶸并未言語,鄭潛倒是不出所料的跳了出來,冷冷的看了一眼沈霽月,說道:“那種廢物就算入了天照也還是廢物,離宮可不需要這樣的人,出不來也好,倒是省得讓人看著生厭。”

        沈霽月是不愿意搭理鄭潛的,鄭潛雖是心中惱怒,卻也沒有繼續說下去,畢竟人家不搭話,自言自語也很無趣。

        江子畫不知道從哪里抓了一把瓜子,朝著寧浩然示意了一下,后者默默搖頭,他只能一邊磕著瓜子,一邊郁悶的說道:“早知道是這種情況了,四師兄的心也太狠了些,明知道他看不見氣海,何必非要讓他進去呢,平白丟了性命,直接告訴他考核沒通過,將他趕下山不就好了。”

        寧浩然蹙眉看著腳下只剩半寸便要燃盡的紅香,心里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南笙雖然很討厭李夢舟這個人,但是聽到江子畫所言,也是心下有些郁郁,討厭歸討厭,也不至于眼看著李夢舟要死卻無動于衷,終歸是要小小遺憾一下的。

        陸九歌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溫和的仿佛大家閨秀,只是側眸看了寧浩然一眼,一語不發。

        最后的時間便顯得愈加漫長,不論是內心飽受煎熬還是準備看好戲的,若有所思便必定使得時間在感知上變慢,當然這只是一種感觀,實際上時間流逝依舊很迅速。

        相比于外界心思各異的人,身處于千海境的李夢舟卻頗有些失望乃至絕望。

        他仍舊看不見氣海。

        明明觀想到天地靈氣入了天照,又在千海境的大氣運籠罩下,卻偏偏就是無法得見氣海真容,入不了遠游。

        這種事情自然甚是蹊蹺,超出常識認知的事情沒有人能夠得到答案。

        更何況是身在局中的李夢舟了。

        他暗暗推算著時間,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出去,可能就永遠也出不去了,相比于不能看見氣海,丟掉性命就更加不值當了。

        ......

        江子畫蹲在地上看著那將要燃盡的紅香,忍不住抬頭看向寧浩然,說道:“四師兄,你要是再不把他拽出來,他可能就真的要被困死在千海境里了。”

        寧浩然猶豫了一下,正要出手,卻見那光門里突顯波紋漣漪,一道瘦弱的身影緩緩走去,幾乎在他后腳踏出光門的瞬間,千海境入口便隨之崩潰,化作點點靈光消散于廣場之上。

        見到李夢舟成功走出千海境,不少人都暗自松了口氣,不論是出于什么原因,沒有人會愿意看到李夢舟困在千海境里出不來,就算不是李夢舟,也沒有人愿意看到這樣一幕發生。

        鄭潛則是因為可惜,頗有些遺憾的說道:“這家伙運氣實在太好,最后關頭還能跑出來。”

        江子畫的神情倒是有些復雜,真不知道這個時候該開心還是郁悶了,但他本來就是一個簡單的人,當即便朝著李夢舟走了過去,小聲的說道:“怎么樣,看見氣海了么?”

        李夢舟沒有說話,默默搖了搖頭。

        江子畫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慰。

        李夢舟還是覺得有些地方想不通,說道:“你說要翻閱古籍,可曾找到這樣的情況?”

        江子畫根本就沒有去翻什么古籍,但想來老師都說了,他的話總歸比古籍更可信,但這種事情跟李夢舟就不能說了,只是點了點頭,便說道:“我可是翻了一整夜啊,你看我這黑眼圈都出來了,但歷史上所有的修行者的確都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你應該是屬于獨一份。這么想來,其實也蠻幸運的嘛,畢竟是第一人啊。”

        李夢舟倒是沒有心思真的去看江子畫有沒有出現黑眼圈,只是這個答案,并不是他想要的。

        進入千海境的二十個人里,除了李夢舟外,所有觀想階段的考生都原地受了天照洗禮,一時間廣場之上可謂奇觀。

        道道光柱降臨,經久不散,莫說離宮山門里,恐怕整個都城的所有人都能夠看到。

        而何崢嶸、沈霽月、周洛、鄭潛等人也是順理成章的跨過了天照觀想,入了遠游境界,正式成為了一名修士。

        這絕對算是皆大歡喜,每個人都是喜笑顏開。

        寧浩然走到了李夢舟面前,說道:“可曾入了遠游?”

        李夢舟身子一震,手指不斷地顫動,緊緊握成拳。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