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諸仙黃昏在線閱讀 - 卷一 人情冷暖各自知 第五九章 佛怒紅塵紅塵破 山河已冬斷山河

卷一 人情冷暖各自知 第五九章 佛怒紅塵紅塵破 山河已冬斷山河

        夕陽沉淪,雪花飄落,當昏黃的金光披散在少年的白色貂袍上之時,那幽深的眼底竟是閃動著年邁的沉穩。江山左手背在腰間,伸出右手作了個請的動作,一臉淡笑。

        言炔雙眼微微瞇起,這逍遙大比在他眼中僅是年末宗門考核,內容也極其簡單,這名次于自己而言確是不太重要,如果能夠在這將江山解決掉,也算兌了之前林中虎的要求,于言家來說未嘗不是件好事。

        沉吟片刻后,言炔也是淡然一笑,伸出右手作了個請的動作,道:“云崖峰,言炔。”

        樹欲靜而風不止,凜風襲,使得整個密林都呼呼作響,兩方人馬也都自覺的散到山嶺之上,留下整個林間作為江山言炔的戰斗場地。

        玉竹峰上,看著玄天鏡內的情景一眾逍遙弟子也都是竊竊私語起來,就是逍遙風尊、蕭伯言等人也都抱有好奇之心,到底誰,才是逍遙人階真正的翹楚,想來通過這一戰便能稍有定論了。

        泛紅的靈氣繚繞在周身蕩起陣陣漣漪,江山手掌猛然間張開來,兩團赤紅的焰火瞬間撲騰在掌心上,江山眉眼一凝,焰火瞬間化為焰火光幕將整個手掌都包裹住,使得江山整個人看起來稍顯神秘。

        “之前僥幸勝得一招半式,今日便讓言師兄先出手,三招。”凜風吹起錘額發梢,那雙溫潤如鏡的雙瞳之內已是閃爍起兩團森然焰火,江山站在雪地之中,望向百丈外的言炔,絲毫沒有恐懼之心。

        “呵呵,口舌之快爾。”言炔輕哼一聲,到了他這般地位,名聲何其之珍貴,初次交鋒確是有故意之意,今日卻是被江山如此說來著實難聽,言炔眉眼一冷,沉聲道:“受死!”

        言炔伸手臨空一握,一道刺耳的破風聲瞬間咆哮在山林之間,震落茫茫大雪,一柄閃爍著赤紅靈氣光芒的長槍被其緊緊握在手中,剎那間,山搖欲墜,在言炔身處的那片的那邊虛空之中,竟然是泛起濃稠的靈氣漣漪,晶瑩的靈氣光澤閃爍在虛空之中,繚繞在言炔周身,讓得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如同神魔臨世,威武而霸道。

        呼~

        言炔血飲槍順臂一揮,讓得虛空都裂出一道風口子來,傳來陣陣破風呼嘯,槍鋒直指百丈外的江山,言炔眉眼一冷,眼中殺意絲毫不加掩飾,他整個人的面目都變得猙獰起來,再看向江山之時候,仰頭便是一聲怒吼:“佛怒紅塵!”

        轟隆~

        一聲奔雷自天宇降臨,帶著灼燒虛空的濃煙直接射入血飲槍之中,也是在此時,血飲槍上的符文在雷電射入的剎那,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衍變起來,片片符文就好似融化在槍身上,而后又重新鍛造成新的符文,幾吸之后,一顆顆“卍”字符便是閃爍著銀白雷光的鑲嵌在槍身上,死死銀芒在血飲槍內閃動著,看起來血飲槍就好似一個容納雷電的容器一般,如果釋放出來,定是會刺穿天宇。

        當血飲槍再次凝成的剎那,在言炔身后的虛空上,一尊由靈氣凝聚出來的模樣恐怖的異域佛陀,手握長槍面目猙獰的盯著江山,佛陀出現幾吸之后,一股無形的威壓瞬間自言炔腳下襲來,威壓之力如海中浪濤將林間深厚的積雪都吹了個干凈,抱大的古樹也是轟然倒下,砸出陣陣雪崩。

        佛陀渾身都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微動之間,整片虛空都出現絲絲扭曲之跡。

        “佛怒紅塵,紅塵破!”

        言炔血飲對準江山猛然一指,佛陀便是伸出右手食指點向江山所在的那片虛空。

        如同佛祖臨世的佛陀手指在瞳孔之中逐漸放大,江山眼中前所未有的凝重,想不到言炔就是對上冷月,都還是留有后手!

        殷紫月看得虛空中的佛陀之時,雙手已是緊緊的握在袖袍之中,整個手掌都滴出了幾滴鮮血;蕭浩天也是一臉驚恐的后退幾步,深怕被其波及。

        “佛怒紅塵,言炔的成名絕技!”蕭浩天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江山深深的吐口氣,雙眸在眾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緩緩閉上,雖是凝重,可心中卻是無比的平靜。

        赤紅畫筆早已閃爍著血色焰火,江山整個身子極具靈性的游動起來,待得手掌之中靈氣達到極致之時,提筆在虛空之中溫順的游動起來。

        “人間忽晚,山河已冬,縱意痕,墨韻生,卻是畫不出這人間冷暖。”

        “便由我作這斷世之人,斷山河!”

        畫筆猛然一停,一副無盡深淵圖便是閃爍著銀芒飄然在天宇之上,江山眸子猛然睜開,手指井然有序的恰著手決,隨后在胸前正中輕輕一點,一滴精血便是被吐了出來。

        “靈血生靈!”

        “我今日便是要看看,這龍已畫好,點睛之后又當有如何威力!”

        “去!”

        江山伸手一揮,精血瞬間映入無盡深淵圖內,幾聲低沉的咆哮瞬間響徹在整個天宇之上,嘯聲帶著滄瀾之意,擊入耳廓之時渾身為之一震。

        在佛陀手指即將點到之際,江山腳尖踏地,整個身子急速向后掠去,隨后雙臂一張,虛空中的無盡深淵圖瞬間擋在佛陀的手指之前。

        雪勢越下越大,為這戰斗增添了不少色彩,虛空之中,一個面目猙獰的佛陀一指指在深淵之中,滾滾靈氣浪濤自兩者之中奔涌向散開,當正是紅塵破,斷山河!

        幾吸之后,江山只覺喉嚨一緊,壓在身上的壓力瞬間加大了幾分,使得他單膝跪在地上,面目也是變得有些猙獰起來,舉起撐住無盡深淵圖的雙手也是青筋蠕動,狠狠的抖動起來,他整個人看起來,就仿佛是舉這一座山脈一樣。

        “拿著虛幻的破深淵就想擋住我的佛怒紅塵?癡人說夢!”

        “佛海無邊!”

        言炔握槍的手臂也是狠狠的顫抖起來,再見得江山竟然是能夠擋住幾吸,也是狠咬牙關,握槍的手臂又是猛然用力,血飲槍的槍鋒又是漲了三分,而佛陀在血飲槍槍鋒大漲之時變得暴動起來,面目猙獰之時也是怒氣稍加,又是猛然用力一戳。

        咔嚓~

        一聲虛空破碎的聲音在幾吸之后,終是從無盡深淵內傳來,而后便是見到深淵上出現一絲裂紋。

        “不好!”

        江山心道不好,一口鮮血差點被壓得吐了出來,再看向言炔之時,眸子也是多出幾分凝重,不成想到言炔確是有這等實力。

        “靈力,給我出來!”

        心底一聲怒吼,一直沉寂在體內的那是靈力瞬間射入深淵圖里,在有靈力的加持下,破碎的裂紋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愈合,而它所散發的光芒,也是愈發的強盛起來,隱隱有壓過佛陀的氣勢。

        “給我吞了它!”

        江山狠狠咬著牙,整個人都變得顫抖起來,腳后跟狠狠的跺在雪地之上,頂著沸騰的鮮血,竟是想緩緩站起來。虛空中僵持佛陀也是隨著江山逐漸站起的勢態,隱隱有要被深淵吞噬的跡象。

        “給我死!”

        言炔眉眼又是一冷,竟是也想不到方才筑基七階的江山,卻是能夠抵擋得住就是化靈境都有些難以抵擋的佛怒紅塵,血飲槍之中的雷電全部釋放出來,直入佛陀體內,當最后一絲雷電灌入后,佛陀的氣勢也是瞬間暴漲起來。

        咔嚓~

        嘭~

        無盡深淵終是抵擋不住佛陀,終是破碎開來,在破碎的剎那,一股,靈氣爆破在虛空之中,驚起一朵昏黃的蘑菇模樣云朵,反震之力將深淵和佛陀都震得細碎。

        氣浪襲來,刮起茫茫雪爆,一團黑影在眾人的視線之中急速向后倒射出去,在沉厚的雪地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最后狠狠的砸在山峰的巖石避之中,當雪爆減弱稍能看清模樣之后,之見得堅硬的巖壁在幾吸之后竟是如同鏡子破碎一般,裂出一條條寬大的裂紋來。

        殷紫月早已淚眼婆娑,嬌身在凜風之中輕輕顫抖起來,紅潤唇瓣已是被咬得溢出絲絲血跡。

        這江山終是抵不了言炔一擊么?眾人都是抱著好奇的心態看向逐漸平息雪爆的溝壑盡頭。

        當雪爆安靜下來之后,溝壑的盡頭,巖壁之下,一道清瘦的身軀低著頭單膝跪在地上,雙掌插在泥土里,劃出兩道百丈來的口子來,當最后一片雪花從少年發梢落下之時,少年竟是是緩緩抬起頭顱,嘴角帶血的揚起一抹弧度。

        嘶~

        倒吸涼氣的聲音蓋過了凜風的呼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這江山,竟是硬生生抗下了言炔的第一擊!

        “下一招!”江山站起身子,伸手往嘴角一抹,再看向言炔之時竟是豪邁的大聲暢笑起來。

        ps:四天了,終于出來了,11號恢復,日常兩更加補兩更,順便求波推薦收藏票票qaq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