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天南大陸在線閱讀 - 第一卷 少年出黑漠 第三十八章 我有一把殺豬刀

第一卷 少年出黑漠 第三十八章 我有一把殺豬刀

        昭雪國三洲五郡十八城,每一個郡的主城都有著大陣,大陣庇護著皇家血脈和城中之民,一念動方可諸神殺邪。

        李思作為淮南郡守自然掌管著烈陽大陣的陣杵。

        在這岳陽城他李思還是名副其實的王,誰敢在這城里殺人?大陣起除了皇室血脈誰人能擋?

        直到幾年前一個紅裝女子攜著漫天飛花而至,在城中升起一座萬花大陣,在與烈陽大陣下的抗衡中屹立不倒。

        百花閣就此誕生。

        ...

        岳陽城的中心有座巍峨大氣的府邸,李思的淮南郡府!

        郡府徹夜燈火通明。

        李思坐在太守椅上,微皺著眉頭。

        大人,已經查到了,前些日子那雪劍山莊弟子在飛云鎮一劍殺掉了一個豬肉鋪掌柜。

        一仆從匆匆上前躬身說道。

        那掌柜叫什么名字。

        回大人,名習三。

        李思的身體一滯,眼里有著精光乍現,疼,嚇得人們連連后退。

        少年踏著雨水向前,不多時消失在轉角之處。

        人們順著他去的方向看去,臉上出現一抹震驚,那個地方可不是尋常人等可以去的地方!

        少年在一座府前駐足,他抬起頭看著大開的府門,嘴角微翹踏門而入。

        ......

        前院中空空如也,除了不住下的雨什么都沒有。少年從背后取下黑布包裹的長條之物,就著淺淡的光線一層一層掀開黑布,一把鐵刀便出現眼簾。

        這是一把碩大的鐵刀,刀鋒被磨的雪白程亮,用來殺豬最是合適了。

        用來殺豬最是合適了。這句話是鐵匠鋪老板告訴自己的,錢多多想著不由喃喃自語。

        然后他提著殺豬刀向著府內走去,路過綿長的回廊時停下了腳步。

        只見幾道黑影從空中竄出,明晃晃的刀光向著自己劈來。

        無邊夜色中,回廊中只見一道更明亮的刀光閃過。

        慘叫聲和鮮紅的血便一起飛揚而出!

        錢多多就這樣從長廊來到了后院,一路上殺豬刀揚起又落下,刀光陣陣慘叫聲此起彼伏。

        后院中稍顯明亮,幾處燭火靜靜燃燒,庭院中站著年男子,個子不高背負雙手,身著明亮的官服背對著自己。

        錢多多看看他再看著手中鮮紅的鐵刀,想著這真是一把很好用的殺豬刀!于是握得更緊了。

        錢多多,我等你......好久了。中年男子說道。

        今日過后,你就可以解脫了!

        錢多多提著鐵刀一步步向前走去,雨水順著臉頰簌簌而落,分不清是水還是淚。

        錢多多突然加速,縱身一躍便到了空中,雙手握緊刀柄劈了下去!

        李思!!!你這畜生!去死!錢多多大喝。

        眼看明亮的大刀將要把李思一刀兩斷,他身前的虛空中突然泛起漣漪,一青衣老者突然出現,老者的伸出干枯的手指夾住了鐵刀。

        殺豬刀再難寸進!

        青衣老者站在李思身前,看著錢多多說道:太守李思乃是昭雪國一方郡守,哪怕你是雪劍山莊弟子也沒有權利生殺予奪!

        錢多多看著眼前的青衣老者額頭青筋直跳,喝道:隱宮苗元良!好個狼狽為奸的狗雜毛!

        苗元良的臉色突然變得陰沉起來。

        錢多多抽刀而回,指著青衣老者怒極反笑,咬牙切齒道:當初就是你帶著人屠了我漠北村,以為躲在這岳陽城就能茍延殘喘么?

        苗元良陰沉的看著錢多多,突然笑道:這座城,老夫躲了十年,你們雪劍山莊,又能奈我何?

        老夫不過是殺了百八十個凡人,雪劍山莊豈會為了此等小事同帝國不和?

        今日就算老夫不來,你以為你能殺掉李思?

        回應他的是一道比方才更加恐怖的刀光,錢多多化作流光沖了上去。

        此刻錢多多面色漲紅,胸腔里積攢著無邊的憤怒,只想手刃眼前的仇敵,方能泄恨!

        苗元良見錢多多攜著無可匹敵的刀光逼進面色微變,揮手間便召出自己的本命法寶。

        只見一玫泛著青光的鱗片自虛無中出現,帶著陣陣恐怖的威壓。

        麒麟甲片!李元良低喝。然后一把將其拍入自己的左臂中。

        麒麟甲片瞬間沒入苗元良的左臂中,然后他的手臂上迅速生成堅硬的鱗片,手臂上紫色電弧繚繞,爆炸性的力量在空間激蕩。

        苗元良揮舞麒麟臂。

        只是電光火石間,雪亮的刀光便斬在了麒麟臂上。

        轟!

        庭院中轟然一聲巨響!銀光炸裂,紫電奔涌!

        錢多多一聲悶哼倒射而回,撞倒在庭院的石柱上。

        殺豬刀當啷一聲掉落在青石地面上,無數的雨水打下來,叮鈴作響。

        苗元良站在原地,身上騰起赤紅如血的光芒,凝氣境后期的強大修為震得雨水在他身前三丈滯空,久久不能落下。

        他看著狼狽在地錢多多微嘲說道:老夫還以為雪劍山莊的弟子多么了不起,原來一凡人耳。

        十年前你這條小蟲就逃過一劫,今日卻還是要死在老夫手中。

        苗元良哈哈大笑,青衣翻卷,白須亂顫,笑著笑著眼角竟然有眼淚流下。

        因為你胸口的那枚銅幣,老夫在上頭受盡了折磨!能讓上面念念不忘的東西那一定是神物,今日老夫得此神物日后必成一方大物。

        如果你小子躲在雪劍山老夫還真拿你沒辦法。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天生廢物還妄想修行!妄想報仇?

        你的廢話可真多!錢多多靠在石柱上吐了一口唾沫,看著他一臉嘲諷說道。

        老夫聽說你會一門陣法,快使出來吧,老夫給你個機會,然后送你和你爺爺......

        苗元良話未說完便面色大變,驚駭著抬頭,瞳孔急劇縮小,里面倒影著一片雪亮的白。

        一絲雪花落在了他的蒼老的臉上,在他滿是皺褶的臉上留下一道血洞,然后便有無數的雪花穿透他引以為傲的靈力護盾落了下來。

        無邊夜色里響起陣陣凄厲的慘叫。

        雨還在下,雪就一直下,血就一直流,從苗元良的頭上,臉上,手上,腿上,那些細密的血口上。

        那些雨下著下著落在庭院里就變成了雪。

        庭院里下著雪。

        苗元良在雪花中越變越矮直到消失不見。

        麒麟甲片從雪花中飛揚而出,輕飄飄落在錢多多手中。

        錢多多看著庭院中還站著的那道人影,面露驚容。

        然后錢多多起身,彎腰撿起那把巨大的殺豬刀,一步一步走到青石鋪就的庭院中。

        我倒想看看這烈陽大陣能護你多久!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