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世界末的鎮魂歌在線閱讀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田納西之殤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田納西之殤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我們無法理解的東西,不管是牛頓還是愛因斯坦的理論都無法給出解釋,磚家們或許會強行給出一些所謂的解讀,就像著名的走近偽科學。而有時,真的到了無論如何都無法自圓其說的時候,那往往就會成為了世界未解之謎。

        人類總是這樣,對于不符合自己認知的東西,第一反應永遠不是接受。

        畢竟,人類是世界的主人,早已經根深蒂固。

        只是,當有一天,這種無法理解的事情就生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唯一剩下的,可能就是無盡的恐懼了吧。

        而眼下的局面,正是如此。

        田納西和新墨西哥的蒸汽輪機已經開啟到了最大功率,即便是一座海上油田,也早已經在這種力量下被拖走了。

        可是,很遺憾,他們并不是破冰船。當沖角下的水面完全凍成了冰塊,即便是新墨西哥艦的飛剪設計,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夠破開冰層。

        是的,它們被困住了。

        冰面的高度逐漸增加,將堅硬的船體擠壓的出了令人牙酸的嘎吱聲。很快,兩艘戰列艦再也動彈不得了,螺旋槳附近的海水已經凝結成了冰塊,根本無法繼續轉動。

        大副,大副!你看到了嗎?這是冰?二副驚慌失措。

        看到了,大副走到舷窗前,伸手摸了摸,冰冷刺骨,一層美麗的冰花正在逐漸爬滿整片玻璃。

        海上總是潮濕的,當潮濕的空氣遇到了極致的低溫,于是這片世界的樣子就變了,不管甲板還是重炮,都變成純潔的白色,那是冰霜的顏色。

        當然還有,站在甲板上的人。

        醫生將他的衣服裹得緊緊的,但依舊在瑟瑟抖,低溫無孔不入,從每一個縫隙中鉆了進去,帶走他那可笑的體溫。

        但是,他卻在笑,笑的放肆,笑的癲狂。他艱難的掏出了一個銀質的小酒壺,用牙齒咬住擰開了瓶蓋,咕嘟嘟的灌進了胃中。

        酒液是那樣的冰冷,起初幾乎冰封了他的喉嚨,但是很快,火燒一樣的滾燙感就冒了出來,那是整整蒸餾了五次的vyidka,甚至過了醫用酒精的濃度。

        哈

        醫生吐出了一口濃郁的酒氣,剛剛離開嘴就變成了冰霧,一些沾染到嘴角的,甚至將醫生精心修建的胡子,都鍍上了一層冰晶。

        這才是真正的力量啊,這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妙的景象啊!他哈哈大笑,被酒精刺激的舌頭說話含糊不清,我早就知道,早就知道!

        從甲板上向下看去,可以很清晰的現,以德意志級艦為中心,大概了什么事情。

        也只有神,才可能做到這種事情!

        bryidy抬起頭,凝視著那些炮彈,又看向了那兩艘戰列艦,眼睛中透露著一種漠然。

        不管你們到底是什么原因來到了這里,希望在你們來之前,就已經想到過了結果。說完,他手指向上,一圈圈的轉動著,而所有的炮彈都開始緩慢的轉過了頭,朝向了它們來時的方向。

        我的上帝。

        除此之外,已經沒有更多的話可以說了,任何詞匯在這種畫面之前,都顯得蒼白和無力,任何華麗的詞匯,都無法形容所帶來的驚駭。

        bryidy的兩根手指慢慢的捏合在一起,炮彈的后方,空氣凝聚的程度快增強,幾乎已經成為了固體,水晶般的折射著陽光。

        隨后,bryidy打了個響指,那些凝聚到極限的空氣,在頃刻間重新化成了氣態,瞬間的沖擊力完全落在了炮彈的尾部,讓其以遠來時的度飛了回去。

        德意志級上,每一個人都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爆炸的威力是如此之大,幾乎震碎了他們的耳膜。

        田納西和新墨西哥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尤其田納西級,幾乎被徹底炸斷,爆炸波及到了mk6的彈藥庫,上百備彈和一袋袋.射藥被引燃了,巨大的蘑菇云升騰而起,遮天蔽日。

        (本章完)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