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龍拳在線閱讀 - 第三百零七章 真正的兇手!

第三百零七章 真正的兇手!

        程老太爺見到姚月茹,露出激動的神色。

        雖然程柏瑞沒來,不過不重要,只要姚月茹按照計劃行事,便可以順利退婚。

        姚月茹聞言,臉色刷的一下白了,冷汗不要命的往外冒。

        該怎么做?

        我到底該怎么做?

        “姚月茹,你怎么回事?”

        程老太爺皺起眉頭,陰陽怪氣的道:“秦巖究竟對你做了什么?你說出來,我程家替你做主。”

        “對啊,趕緊說出來。”

        “這么多人給你作證,你還怕啥?”

        程家高層催促著,生怕姚月茹反悔。

        秦泊山面無表情,他看得出來,程家這么著急的讓姚月茹說出真相,其中肯定有貓膩。

        不過,他已經把秦巖逐出秦巖,不僅不會管秦巖的死活,還想著踩上一腳。

        “姚月茹,你盡管說,我秦泊山替你做主。”

        秦巖環視一周,發現除了劉楠外,沒有人幫自己說話。

        他冷笑道:“看來不把我逼到絕境,你們是不會罷休了。”

        “放屁!”

        秦泊山瞪著眼睛道:“程老太爺什么身份,會故意針對你?”

        “你已經被逐出秦家了,馬上給我滾。”

        “我們程、秦兩家世代交好,不會因為你這個臭狗屎而影響感情的。”

        秦泊山的一番話,看起來是針對秦巖,實際上是巴結程家。

        “呵呵,當一條狗還有優越感了。”秦巖毫不客氣的道:“也罷,與其留下來給程家做狗腿子,離開秦家也不錯。”

        “找死,給我打斷他一條腿。”

        秦泊山臉色鐵青,命令手下對付秦巖。

        程老太爺陰沉著臉,把秦泊山攔了下來,讓他先消停一會。

        “姚月茹,你到底說不說?”程老太爺轉身說道。

        “說,我說。”姚月茹打了個哆嗦,從地上爬了起來。

        程老太爺聞言,得意的笑了起來:“大家都聽好了,姚月茹會把秦巖出軌的事情說個清楚。”

        “好了,你說吧。”

        程老太爺胸有成竹,不屑的掃了秦巖一眼。

        其他人把姚月茹圍成一個圈,都想著看好戲,有幾個人掏出手機,準備錄音。

        秦巖走到姚月茹對面,也沒說話,只是直勾勾的盯著對方。

        姚月茹呼吸急促,被秦巖盯得脊背發涼。

        她似乎豁出去了,扯著嗓子道:“陰謀,這是一場陰謀,程家給我錢,讓我做假證,說要陷害秦巖出軌,好來威脅秦巖退婚。”

        “哈哈,大家都聽到了吧,秦巖他……”

        程老太爺本以為勝券在握,也沒仔細聽,話說到一半,聲音戛然而止。

        姚月茹居然沒按照計劃行事,反倒是揭穿了他們的陰謀。

        靜!

        死一般的安靜!

        這一瞬間,整個客廳里面,哪怕一根針掉在地上,都可以聽的很清楚。

        姚月茹說完,跟瘋了一樣,大喊大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程家眾人!

        秦家眾人!

        以及一些看熱鬧的人群,全部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原地。

        劉楠攥緊拳頭,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先是秦巖被逐出秦家,接著又是程家不斷的針對,哪怕她求饒也沒用,眼看就要被逼到絕境了,不成想居然反轉了過來。

        秦泊山咽了口吐沫,心中有一萬只草泥馬飛過。

        程老太爺也好不到哪去,他帶著程家眾人過來興師問罪,耀武揚威的叫囂了半天,說秦巖出軌,揚言退婚,可姚月茹一句話,把他們的老底揭穿了。

        尷尬!

        太他媽尷尬了!

        他老臉一紅,可以猜的出來,這件事肯定成為平山縣茶余飯后的笑柄了。

        程家其他人,還想補救,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喊叫。

        “瘋了,姚月茹一定是瘋了。”

        “誰他媽錄音了,趕緊都刪掉。”

        “姚月茹肯定和秦巖有一腿,故意害我們的。”

        “秦巖你出軌了還不承認是吧,信不信我們弄死你?”

        秦巖抬高嗓音道:“程老太爺,你不說句話嗎,剛才你可是說我出軌的,證據呢?”

        程老太爺臉色鐵青,恨不得把秦巖大卸八塊。

        但是他不敢,計劃敗露,已經讓程家丟盡了臉,即便動手,也不是現在。

        “我們走!”

        程老太爺揮手,一刻都不想逗留。

        “等等!”

        秦巖擋在門口,攔住程家眾人的去路。

        程老太爺臉色一寒,瞅著秦巖道:“你敢攔我?”

        程家在平山縣地位很高,就算是秦泊山,也不敢攔住程老太爺的去路。

        秦家眾人站在旁邊,一臉的幸災樂禍,他們才不管秦巖的死活,倒是劉楠跑了過去,想要把秦巖拽開,一個勁的勸秦巖別沖動。

        “楠姐,我沒事,你放心吧。”

        秦巖朝著程老太爺看去,冷笑道:“你們苦心積慮的陷害我,不就是想退婚嗎?”

        迎著程家人的目光,在秦家眾人的驚愕中,秦巖抬起左手,咬破食指,在右手掌心寫下一個字。

        右手高舉!

        緩緩的攤開!

        手心里,赫然寫著一個血淋淋的大字:休!

        “如你們所愿,我秦巖,在此,休了程……清……璇!”

        秦巖立在門口,一字一頓的說了出來,尤其是程清璇三個字,咬的非常重。

        “畜生,你敢休婚?”

        程老太爺見狀,一陣咳嗽,氣的差點背過氣去。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休婚,簡直是赤裸裸的打臉,別說是程家了,就算是一個普通人,也受不了這樣的侮辱。

        “有何不敢?”

        秦巖絲毫不怕,譏笑的盯著他們:“你們陷害我,上門逼我退婚時,想過我的感受嗎?”

        “沒有吧,憑什么你們可以退婚,我就不可以休婚?”

        “再者說了,程清璇不就是一個女人嘛,胸前也都是兩團肉,沒什么大不了的,休了就休了,你們能奈我何?”

        “秦家怕你們,我秦巖不怕,秦泊山愿意給你們當狗,我秦巖不愿意。”

        “平山縣程家,呵呵,犄角旮旯的地方而已,給我提鞋都不配。”

        秦巖劈頭蓋臉一頓罵,把這些人對自己的嘲諷,以及自己的郁悶、憋屈和不甘,痛痛快快的發泄了出來。

        “操,你找死是不?”

        程家眾人掄起拳頭,朝著秦巖打來。

        秦巖冷笑一聲,把劉楠護在身后,不等對方來到跟前,他一腳踢了出去。

        嘭!

        最前面的一個家伙,根本沒反應過來,直接倒飛好幾米,重重的摔在地上,骨頭斷了好幾根,疼的死去活來的。

        “程老太爺,你最好想清楚,確定要現在動手?”

        秦巖選擇休婚,自然有著自己的打算,程家好歹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敢在明面上動手,否則對他們的影響不好。

        “住手,跟我回去。”

        程老太爺咬著牙,眼睛里幾乎要冒火。

        秦巖讓開道路,看起來占了上風,實際上他把程家徹底得罪了。

        一旦他離開秦家,甚至在秦家內部,只要沒人的地方,他都有可能遭遇不測。

        望著程家眾人離開,秦巖轉過身,看向秦泊山。

        秦泊山早已經傻眼了,在他的印象中,秦巖是一個膽小怕事的家伙,卻沒想到今天硬氣了一回,居然讓程老太爺吃了大虧。

        不過,這樣一來,秦泊山更加慶幸,幸好將秦巖提前逐出秦家。

        秦泊山冷眼道:“秦巖,你已經不是秦家的人了,識趣的話,馬上給我滾出去。”

        他是一刻都不想讓秦巖待下去。

        “放心,我不會留下來當狗的,等我再回來時,希望你還有勇氣跟我說話。”

        秦巖拉著劉楠,簡單的收拾了下東西,朝著別墅外面走去。

        秦泊山盯著秦巖的背影,越想越氣,拿起桌上的茶杯,摔了個粉碎。

        “去,讓豺狼出手,給我卸了秦巖一條腿。”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