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絕天武帝在線閱讀 - 第1838章 苛刻刁難

第1838章 苛刻刁難

        “很簡單,找你當地的國家機構開具一份。”小六一本正經道,實則心頭樂開花。

        偷渡者哪里去找人開具身份證明?

        夏輕塵理清其中的關系,倘若夏輕塵沒有身份文牒,哪個國家機構會開設此證明?他們首先要求,還是辦理身份文牒。

        所以關系又回到起點。

        “如果能開具此證明,我想,我已經是有身份文牒的人了吧?”夏輕塵道。

        那樣的話,他還有必要來此辦理身份文牒?

        小六琢磨一下:“那就難了,這是法律的必須流程!”

        夏輕塵目露思索,不應該啊,溫雪瑩說過,只要展現出應有的價值,文牒殿是一定會辦理的。

        “沒有比的辦法?”夏輕塵問道。

        小六想了想,道:“有,那就是你來源之地,若有知名人士給你開具身份證明,那也可以給你辦理身份文牒。”

        陸沉遺國的知名人物,他夏輕塵本人就是。

        只不過,陸沉遺國的知名人物,只在陸沉遺國有名氣,神國應該是毫無知名度可言吧?

        “陸沉遺國知道嗎?”夏輕塵還是嘗試問道。

        小六心臟猛地一跳,但面不改色道:“不知道。”

        陸沉遺國怎么會不知道?

        不久前,天訊器上便出現了震動整個神國的新聞——陸沉遺國抗擊魔族成功!

        當然,此新聞在天訊器上,僅僅是一個小新聞,并不占據多大版面。

        但,此新聞可是輻射整個神國,得有多少人看到?

        作為國家工作人員,他豈有不知情的道理?

        新聞里描述,陸沉遺國以微弱之勢,逆轉乾坤,擊潰魔蓋天親自率領的魔族大軍,抗擊魔族成功。

        率領此戰勝利的,乃是一個名為聽雪樓主的傳奇人物。

        他兩戰兩勝,還親自出手和魔蓋天一決生死,最終將對方趕回魔界。

        為此,聽雪樓主的名字,一度成為天訊器上搜索的熱點名詞。

        有小道消息說,神國最高統帥,在全軍動員大會上,點名表揚了陸沉遺國,號召全體人族,向陸沉遺國學習。

        畢竟魔族在神國多處都曾發動進攻,而且逢戰必勝。

        小小陸沉遺國卻創下赫赫戰功,著實振奮人心,也讓神國軍人們倍感羞愧。

        一個快被人遺忘的滄海小國,尚且能兩度擊敗魔族,他們卻一敗再敗,實在說不過去。

        只可惜,那位聽雪樓主已經戰場隕落,不然其未來輝煌一片啊。

        據說不少書院都動了將其招募到神國的心思,還有神國軍隊,也有此意。

        得知其戰死,才相繼放棄打算。

        如果眼前的三人擁有聽雪樓某位知名人物的身份證明,那么,他就必須無條件開具身份文牒。

        所以,他假裝不知道。

        而夏輕塵,完全不知道陸沉遺國的消息,已經傳到神國,而且名聲大噪。

        他還以為陸沉遺國,至今仍然是默默無聞的荒僻之地。

        所以小六說不知道,夏輕塵是沒有半點奇怪。

        “這樣吧!”小六打量夏輕塵:“我跟殿主打打招呼,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頓了頓,小六道:“不過,殿主那個人不好說話……”

        他拖長著調子,目光卻落在夏輕塵的空間涅器上,意味深長道。

        夏輕塵適才懂得對方的意思。

        所謂閻王好見小鬼難纏,對方磨磨蹭蹭半天,原來是為了索要好處。

        夏輕塵倒不是迂腐的人,既然對方要錢才肯辦事,那更好說。

        他取出一張火卡,里面是十億涼幣道:“我剛來,還沒有神國的貨幣,這是我陸沉遺國的通用貨幣,十億。”

        小六眉毛一斜,似笑非笑:“這位爺,您逗猴呢?”

        “你陸沉遺國的貨幣,在神國值錢嗎?”小六接過火卡晃了晃,然后一把將其掰斷,丟進夏輕塵懷里:“如果不懂規矩,行,咱們公事公辦!”

        他取出一個天訊器,在上面開始準備聯絡人員:“偷渡,按照神國法律,警殿有權逮捕,并給予最輕三年的囚禁,最后驅逐出境。”

        夏輕塵按耐住火氣,道:“神國的貨幣我是沒有,但身上還是有點物資的。”

        小六這才停下來,斜著眼道:“拿我看看。”

        想了想,夏輕塵取出一塊拳頭大小的血蛇石,這才陸沉遺國乃是格外少見的礦石。

        不知道在神國,到底值不值錢。

        小六眼皮輕輕一跳,怦然心動,他一眼就認出來,這是血蛇石,乃是在涅器之中加入一點,就能讓其變得格外堅硬的稀少材料。

        偌大神國,此礦石也是極其稀少的存在。

        眼下一塊賣出去,最少價值三個銀幣!!

        這陸沉遺國來的小子,身上居然有這寶貝?

        他動心了,正準備伸手接住,可目光瞥到夏輕塵的空間涅器,貪心大作。

        他有一塊,定然還有第二塊甚至第三塊!

        微微一咬牙,他暗道:“干就干一票大的!”

        其手掌收回來,面無表情的搖頭:“陸沉遺國就只剩下這些不值錢的東西了嗎?”

        他道:“行了,你也別多說,把空間涅器給我,里面的東西我全拿去孝敬殿主,看他樂意不樂意吧?”

        “哎!若是他老人家不高興,我還得幫你倒貼!你看這事辦的。”

        夏輕塵眼睛瞇起來。

        小六剛才要抓取血蛇石的動作和神情,他看得一清二楚。

        對方分明動心,只不過太貪心,念頭打到他所有財產身上。

        還真是把他當作一頭肥羊啊!

        “東西,只有這么多,你要覺得不能辦,我去別處辦理。”夏輕塵抓住血蛇石,將其給收回。

        此地只是臨時的文牒殿,正規的機構,在稍大一點的城市都有。

        哪里辦不了,非要在這里被人狠宰一刀?

        “嘿!那我可告訴你!今天你哪都別想去!”小六見夏輕塵將血蛇石收走,眼看到嘴的鴨子快要飛走,立刻就急眼了,嚷嚷著再度拿起天訊器,準備聯系警殿。

        夏輕塵不動聲色,淡淡道:“我若記得沒錯,你們文牒殿對外來人發放身份文牒,有一個寬限條件,那就是評價對方的價值吧?”

        “你什么都沒問,就讓警殿抓人,這合乎你所謂的法律流程?”

        小六微微訝然,倒是沒想到,夏輕塵多少還是了解一點。

什么是双色球复式票